从亚马逊到美团,无边界不战争

摘要:正如贝佐斯说的,我相信,如果你要创新,你必须愿意长时间被误解。

如果你要创新,你必须愿意长时间被误解。

市值过6800亿美元的亚马逊,一路走来承受了太多的质疑,可当书店、超市、计算能力等一个个领域被其相继颠覆之后,外界这才算看清贝索斯的思维所在。

而在中国,存在着一家与亚马逊一样备受质疑的公司,那就是美团。从本地生活服务到出行再到收购摩拜,美团的边界似乎越来越模糊。很难有人说清楚,美团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的确,如今与吃喝玩乐出行相关的需求越来越离不开美团。从外卖到到店消费,从点评业务到寻找吃喝玩乐信息,从旅游住宿到婚嫁,再到如今收购摩拜以后的出行。

“我们希望成为在线服务领域的亚马逊。”前不久在接受The Information的采访时王兴这样说道。

但这一战场从来都不平静,从阿里、携程到滴滴,美团的边界越模糊,友商阵营就越庞大。

超级生活服务平台

4月3日,摩拜股东会通过了美团收购方案后,业界有一条段子流传开来:最初王兴的一句“饭否”,做了美团外卖。后来,用户想去店里吃,美团做了打车。再后来,用户想去距离较近的店,美团就收购了摩拜。

虽是调侃,却道出了美团近年来在本地生活服务的布局和真谛。从成立之初的团购,到后来的卖票、餐饮,到近期的出行,美团在生活服务进行了一次又一次对边界的外探,但又始终围绕自己的逻辑。

比如到店、到家、旅行和出行,都是用户的刚需场景,在前三个领域,美团已经确定了行业龙头地位,跑在了行业前面。这些布局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断进行边界的外探,美团始终没有离开用户需求,而这也正是外探的必要性所在。

就以近期出行领域的美团两大动作为来说,首先是网约车市场,美团看似半路杀出,但细想之后就会发现其合理性。

2017年年底时,美团内部进行架构调整,成立了新零售&打车事业群,其在出行领域的野心显露无遗。但据熊出墨请注意了解,美团做打车并非是奔着抢占市场份额,从中分得一杯羹而去。其真正原动力是为了给用户提供“吃喝玩乐行”的一站式体验。

王兴此前也说过,美团的业务特征很大程度是和位置相关的。用户在喝玩乐之时,有打车这一需求。而很明显,打车归属于LBS(基于位置的服务)。所以在此逻辑之下,美团打车的上线就显得是在情理之中。

后来的事大家也都有看到,3月21日,美团打车上线国内最大的打车市场之一——上海,当天收获超15万订单,三天后占领当地30%市场份额。而用户的需求不止于此,美团的业务外探也就不止于此,于是又有了美团收购摩拜。

共享单车是用于解决城市中最后3公里的出行困扰,但过去两年的野蛮生长,让共享单车领域正好走到十字路口,继续融资和烧钱逃不开资本的怪圈,但美团收下摩拜,正好能够终结共享单车的资本游戏死结。

实际上,美团的布局能够让共享单车不只是局限在最后一公里出行的限制内,更多能够与吃喝玩乐等服务进行联动起来。摩拜单车董事、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此前在接受新浪澳门美高梅娱乐平台专访时就提到,共享单车的覆盖半径集中在1-3公里,与人们吃喝玩乐、上班、休闲的生活场景高度重合,这是生活服务中的重要一环。

通过技术来提高服务的效率,也是美团一直在关注的重点。比如在配送环节,美团已经可以把每单派送时间压缩到28分钟左右。前不久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王兴还透露,美团已经在朝阳大悦城内测无人配送车,预计在2019年实现片区规模化运营。在王兴看来,很多突破性的技术,例如人工智能,在最初仅服务于少数人,而美团澳门美高梅娱乐平台创新的根本目的是普惠大众。“

根据公开报道显示,美团在2016年就成立了W项目组,研发特定场景下的无人车配送,2017年当王兴察觉到无人配送会是外卖行业的趋势,“送外卖机器人会很快出现”时,美团将W项目组提升为事业部,由美团点评科学家夏华夏博士领导,担任无人配送部总经理一职。

围绕到店、到家、旅游、出行四大LBS场景,美团正在通过四大场景的全覆盖来实现一条龙的超级生活服务平台+高频全入口的布局。

不妨脑洞大开的畅想一下,未来打开美团App,餐饮和猫眼电影服务都可以与单车服务串联起来,酒店和旅游也可以与打车业务实现联动,这个背后能够重构线上线下的流量,优化用户的体验,甚至能够在新零售领域玩出新花样。而随着送外卖机器人、无人配送车技术的商用,还能够有更多意想不到的体验。

不设边界就是美团的边界所在

可以说,不设边界才是美团的边界所在。

如王兴所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这个核心就是,美团到底为谁服务以及提供什么服务。

“就像万有引力一般,每一个物体因为质量的存在,会产生引力,都会影响周围其他所有的物质。离核心越远,影响力越小,或者是它本身的质量越小,变得影响力越小。”王兴认为,万物没有简单的边界,美团也不会给自己设限,他们要做的就是清晰知道自己核心所在,并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这也是一直以来外界对美团抛来诸多误解和质疑的原因所在,人们只看了美团不停将自己的触角延伸到一个又一个新的领域,却没有去想过这些动作其实都是围绕着一个核心展开。

从具体业务上来看,美团外卖能够击败诸多对手,取得龙头老大的位置,如果只是靠烧钱的话,肯定走不到今天。

近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了《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其中指出在国内的外卖市场,美团外卖已经占据了62%的份额,稳居行业第一。其平台的外卖用户数超过2.5亿,另有超过50万的活跃配送骑手,覆盖全国1300个城市。

这一串数字离不开美团近年来以用户体验为核心在外卖领域而进行的深耕。回头来看美团外卖的几件大事,2015年11月,上线两年的美团外卖进行了首次品牌升级,logo从一碗饭变成了一只袋鼠。并对已有的业务范围进行了拓展,从餐饮新增了商超、鲜果、甜点饮品、鲜花蛋糕、药品等品类的上门配送服务。

而到了2016年,美团外卖再次进行了升级,推出了餐饮开放平台,接入餐行健、天子星、客如云等多家国内主流的ERP厂商,以帮助商家提从定价、研发、营销等方面升服务水平和外卖效率。

当然,除了说到的这些改进,美团外卖近年来所做出的努力还有很多。即便取得这般成绩,其也没有就此止步。在接受The Information采访时,王兴说道,美团外卖每天订单量达到2000万,放到中国13亿人口,每天40亿顿饭的范围来看,依然远远不够。

外卖这一核心业务夺得行业第一之外,到店餐饮和猫眼电影,美团也都做到了领先。其他业务之上美团也是如此,利用大数据、精细化运营等优势切入,不一定是最早的入局者,但却是在最合时宜的时机进入。

美团的酒店旅游业务,也已能够和携程、飞猪等强劲对手一较高下。有业内人士分析美团在酒店旅游业务优势之时说道,当下在线旅游领域竞争的核心依然是集中在流量之上。而美团从场景化这一天然的基因切入旅游,是其他竞争对手所做不到的。

再加上美团手中所掌握的大量年轻用户的画像、消费数据,能够为营销等活动起到指导作用。王兴在去年年中时自信地说到,美团的酒店间夜数已经超过了携程。

显然,在聚合服务这件事情上,美团已经越来越完善,正因如此,美团在互联网圈的交织竞争对手数量也在增多。

一个绕不开的大背景是移动互联网高速增长红利期的终结。根据QuestMobile去年的大数据报告显示,35个APP就基本满足了用户所有需求,只有12.9%的用户安装APP数量在此之上。这也意味着,要么成为超级APP,超级流量入口,要么就玩完。

这一领域正在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从阿里收购饿了么、滴滴进入外卖领域来看,跨界入侵,打通流量,提供更多整合服务是巨头们都在交织入局背后的唯一理由。

美团的边界扩张行动仍然在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着,据彭博社报道,美团负责战略的高级副总裁陈少辉表示,在2018年美团至少要进军10个新的垂直领域,并向第三方开放平台。若真是如此,就意味着美团在达成“Eat better,Live better”这一使命的路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从Copy To China到Come from China

在中国互联网的历史长河里,Copy to China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生存准则线。这背后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很多创新的互联网巨头最初诞生在美国,中国企业需要到海外上市,首先要告诉投资人我们是“中国版的XX“,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讲已经成功的故事,做本土化模式的创新相对来说成功的可能性会更大,更容易让资本青睐。

可以说,中国互联网巨头崛起的时代,正是Copy To China的黄金时代。尤其是1996年-2000年前后成立的一大波互联网巨头们,如今相继迎来了18周岁的“成年礼”,最初成就它们的正是Copy To China。百度模仿谷歌建立搜索引擎,腾讯模仿ICQ之后有了OICQ也就是QQ的诞生,淘宝诞生之时ebay模式在美国风生水起,搜狐仿照雅虎搭建起门户网站,优酷、土豆照搬YouTube引入视频平台到中国,微博最早也是Twitter的落地者,美团早期则是Groupon的跟随者。

但并非所有的引入者都成为了巨头,毕竟,引入模式只是第一步,不断创新和围绕本土化进行的运营更为重要。事实上,以美团为代表的中国企业正在越来越被全世界所关注到,Copy To China的时代已经终结,Come from China正在更多进入全球互联网的视野。

比如如今的腾讯的社交帝国早已经超脱当年的影子,腾讯与阿里两大巨头在过去几年内推动的“移动支付”让中国领先全球成为“无现金社会“,微博仍然会在各种场合拿出来与Twitter作对比,但原因是微博早已经实现了“二次崛起”,市值已经超过了Twitter。美团亦是如此,尽管一度被质疑模仿Groupon,但王兴的目标从来都不止于此,美团对标的是亚马逊。事实上,在这一领域,美团已经成长为一个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超级玩家。

在外界看来,美团在很多领域做了很多事情,质疑声不断,“为什么要做这个?”“为什么又要做这个?”“他到底要干吗?”

王兴的处境很像贝佐斯在当年进入每一个新领域之时面临的一样。但如今,亚马逊市值已经超过6800万美元,成功登顶Brand Finance评出的“2018全球100个最有价值的澳门美高梅娱乐平台品牌榜”。从这一点,或许能够预见美团的未来。

正如贝佐斯说的,我相信,如果你要创新,你必须愿意长时间被误解。你必须采取一个非共识但正确的观点,才能打败竞争对手。

美团需要的,只是更多的时间和跑得更快一些。

来源:熊出墨请注意

本文为 澳门美高梅博彩平台_美高梅国际_澳门美高梅娱乐平台【授权平台】(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熊出墨请注意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澳门美高梅博彩平台_美高梅国际_澳门美高梅娱乐平台【授权平台】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有人说,美团打车滴滴外卖是一场导演好的拉升估值大戏

格局已定的外卖市场,新玩家入局混战局面重启

京东便利店年底前每天要开一千家,速度直追无人货架,然后呢?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
博聚网